What’s in a first year PhD student’s backpack

I always pack hundreds of things in my backpack (well, maybe it’s too exaggerated😂) But to be honest, I always think my backpack is overweight, I still think I should carry all of these things. Okay, let’s get started! Let’s take a look at all the things in the backpack of the first-year doctoral student! […]

Read More

MY first International meeting | 2017 Society for Neuroscience (SfN) 我的第一場國際會議| 2017年神經科學學會

The neuron. The brain. Aren’t they amazing? 我們都有最複雜的器官-大腦。 它很複雜,但也很迷人。 關於科學,尤其是神經科學,我一直想了解更多。 因此,我決定在碩士時期選擇神經科學作為我的主修。 事實上,我沒那麼幸運的在大學期間就找到自己興趣。 但我很高興最終順利找到。 當深入研究神經科學領域時,我發現有一個巨大的世界需要探索。 為了跟上最新的相關訊息,我在社交媒體上追蹤幾位神經科學家,希望能變得更專業、更強大並有一天成為其中的一員。 所以,當我意識到有機會參與全世界最大型的神經科學會議時,那種心情簡直是無法言語!你能想像有近3萬名科學家聚集在同一個屋簷下,談論神經科學所有最新研究的場景嗎?那是多麽壯觀的景象! 曾經有位老師跟我說過,科學不應該與社會有距離,我們身為科學家,應該要將『複雜』的科學『簡單化』。當你辛苦地完成一篇耗時許久的研究成果時,必定希望可以將其與社會大眾分享(尤其是對治癒某些疾病有突破的),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是科學領域的愛好者或專家,因此你應該將自身研究結果的概念以不同形式解釋給不同的人。今天,我想讓拉近大家與科學之間的距離,讓每個人對神經科學會議有些了解。 在2017年11月,我參加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Washington, D.C.)舉行的神經科學年會 (SfN),是世界上最大的神經科學會議。 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科學會議,也是我第一次進行海報的口頭報告,多麼令人興奮! 這也是科學家們互相交流、分享最新研究的一種重要方法,在海報上展示我們最新的研究成果。在SfN上,每一天大約有4,000多的海報,內容充滿了新發現、趨勢和方向的成果,這也有點像最近新一代設計師Omar Salam在紐約時裝週上展現他的創作。由於許多會議上展示的研究數據都是機密的, 因此,我不會細項的描述內容,而是帶你踏上我所學到的科學、專題講座及個人旅程。 科學進步的速度令人驚訝 對我而言科學十分複雜,尤其是神經科學。大腦是一個如此復雜的器官,從最小的細胞到相互連接,形成一個大的網絡,彼此協同工作並影響行為能力。 實驗設計之間的任何細微變化都將導致矛盾結果,而我們通常在最初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這種複雜性確實令我們所有人著迷,但有時這也使我產生了龐大的不確定感。 我們該如何理解這種複雜的結構? 有的時候某項研究支持著先前研究成果,但有時某些研究又是推翻先前的結論。使得部分人們對於這些研究成果抱持的懷疑、不信任感。 這次會議使我對未來科學發展充滿信心。我們正在逐漸了解越來越多的複雜疾病,希望有一天能夠治癒(這也正是我為什麼研究神經疾病的原因之一)。特別喜歡大型講座,在巨大的演講廳內由好幾個大屏幕同步放映,與數千人一同聆聽最新研究。我聽的第一場講座是由Dr. Erich D. Jarvis主講。過去,我們一直認為語言是人類獨有。但是在最近的幾十年裡,研究者開始進行非人類動物研究,試著在分子、行為的層面去研究語言,藉由語言機制去理解出複雜行為的大腦。 另一場印象深刻的演講者為Dr. Magdalena Götz,演講主題環繞在Neurogenesis(神經新生)以及 Neural Repair(神經修復)。關於神經發生的分子和細胞機制了解很多,但尚不清楚如何在腦損傷後觸發這些機制。在複習過一些神經新生的關鍵調控因素後,Dr. Magdalena Götz討論成年哺乳動物的腦中神經新生與發育中的神經新生在程度上有所不同,另外也介紹到關於疤痕形成的知識,如何造成腦損傷後的神經膠質細胞轉變成神經元。隨著這些新的技術及成果不斷更新,使神經科學的研究進展發生革命性變化,讓我接觸到許多新知,更加對神經科學感到神奇!透過這幾場講座,讓我對於疾病治療的未來發展感到大大的希望! 培養與陌生人交流的能力 老實說,我在社交上並沒有太大問題,但前提是與朋友相處。過去,在科學上,我一直沒有什麼自信,加上與科學領域的專家交流時,多半都是不認識、或者不熟悉的人,這讓我感到十分苦惱。我一直在思考,究竟要如何可以提升自己的自信心,勇敢在陌生人面前侃侃而談。我發現,沒有任何訣竅,你只能自己累積經驗。這場會議也是我第一次的使用海報來進行口頭報告,說真的,我很緊張!在飛機上、在飯店、甚至洗澡時都不斷的練習。一直到當天報告時,有幾個研究者停在我海報前時,我第一反應是看向學姊,並以口語向她表示『完了!』再向第一位研究者講解研究內容時,我真的很緊張,但其實過程十分順利!期間,我獲得了多位研究者的反饋,得到特別的建議及擁有一些精彩的討論。我在海報前完整的佔了四個小時,而不是會場規定的一小時。幾年前,我絕不會想到自己可以這樣發表,甚至站在他人海報前一同討論對方的研究。現在,我建立起經驗、建立起信心。我發現,只要走出舒適圈,不段突破自己的極限,你會發現,其實你可以走得很遠! 科學確實具有直接的影響力,而跨領域合作變的更加重要 2017年的SfN讓我學習到,這麼多研究都是一堆細小的碎片,乍看之下令人困惑、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如何拼湊,或許有時拼對、有時候又錯,但是它們的確有助於整體發展,而且意義重大!神經科學雖然著重在生物層面,但與其他學科仍緊密合作,如數學、語言學、計算機科學、化學、哲學、心理學等。舉例來說, 神經語言學(Neurolinguistics)由神經生物學及語言學專家研究大腦如何使我們獲得,存儲,理解和表達語言。它可以幫助語言治療師制定策略,幫助有言語障礙的兒童或希望在中風後恢復言語的患者能有近一步的恢復。又或者是計算神經科學(Computational neuroscience)中由計算機學專家及神經科學家共同了解大腦如何運作。他們使用電腦來模擬、建模大腦功能,並整合數學、物理學和其他計算領域的技術來研究大腦功能。學科與學科之間的相互整合,可以加速科學的發展! 最後,我想做一些簡單的小結論: 👉神經科學家都很會社交(無論國內或國外)👉這些科學家往往具有一定的幽默感,而不是只會做研究。在與他們交流的過程,我發現討論過程一點也不枯燥,而是很有趣👉華盛頓特區是一個很美的地方,街道乾淨、人們友善,重點是到處都是餐車,每一輛上面販售的餐點都讓我食指大動 你也曾去過SfN嗎? 你從那裡學到了什麼關於神經科學的新知呢? 如果你不是神經領域也沒關係,你去過的會議上學到了什麼呢? 任何參與會議後的想法和建議都可以與我分享。我在Instagram上訂閱了許多神經科學家的帳號。 如果你有興趣,歡迎在下方留言,我將與你分享一些特別而有趣的帳號。

Read More

WHY A PHD ç‚ºä»€éº¼éœ€è¦ä¸€å€‹åšå£«å­¸ä½

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選擇你最有興趣的事情做下去… 當你正在閱讀這篇文章時,或許你正在猶豫是否要攻讀一個博士學位,也或許你是個對於博士學位感到疑惑的人。現在的我,已經找到我的興趣、確定我的方向,因此申請了博士班。但,如果你是在高中、大學畢業時、甚至剛上碩士班問我關於未來的方向,我可以告訴你100個答案,但絕不會有『成為博士生』這個選項。但是現在的我,正在做這件事,並且讓我感到瘋狂! 要回答為何選擇取得博士學位的原因,必須從大學時期開始說起。距離大學畢業已經5年,但我始終記得第一次『做實驗』的時光。事實上,我最早的實驗是從珊瑚等海洋生物中萃取天然物,並且去測試、分析其活性。升上大二,開始接觸到疾病學、生理學、生物訊息傳遞路徑等課程後,發現我似乎對於疾病的發生及治療更感興趣,尤其是神經相關的疾病,因此開啟了我的研究之旅,『留學夢』也在這時於心中萌芽。 『隨著年紀的增長,你想做什麼呢?』或者是『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這些問題常使我感到焦慮、不安。在取得碩士學位期間,情況變得更糟。一直以來,我都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直到從事研究工作後,我開始無法回答這些問題。究竟我想成為一名研究學者嗎?或是一名雜誌社的編輯?還是一位長年在藥廠的業務主任?雖然有過幾次工讀經驗,包括豆花店、圖書館、小吃店、甚至家教等,但是一路以來都是在實驗室做研究,並沒有真正的去嘗試過其它事情,越是接近碩士畢業,我也越擔心未來不知道何去何從。幸運的是,在畢業之前,獲得一個特別的機會可以前往美國參加一場國際神經科學會議。在這場會議,與多位學者交流研究、想法,也聽了多場神經科學家的演講。也因為這一場會議,改變我對『博士』的想法,萌生想取得博士學位的渴望。 接近畢業時期,突然獲得了一個在藥廠工作的機會。雖然一直都很喜歡研究,也希望之後的工作可以是成為一位研究學者,但心中仍希望能嘗試其他事物,因此決定接受這個機會。工作後,每天接觸不同職務的人、每天都有新的挑戰,雖然學習到許多研究工作遇不到的事物,但內心總覺得不充實、沒有成就感。對於科學,我依舊有著滿滿的求知慾,因此我決定繼續從事研究工作。 我也曾經思考過,為什麼要放棄一個擁有正常上下班的時間、穩定收入的工作,而選擇一個工作時間不固定、工作日程複雜、常常面臨失敗、挫折的博士生活呢?現在的我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不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而是能夠滿足我的好奇心、取得重要成就的滿足感、『發現』或者是『學習』新事物。也許你會說,不一定要念博士班才可以滿足好奇心啊!沒錯,我喜歡神經科學,我可以到圖書館,閱讀所有與神經科學有關的書、參加神經科學所有的會議、甚至與神經科學家交流。但是,當你有任何疑問時,所有的答案都是來自他人。而只有自己『取得博士學位』是藉由親自實驗產生結果來獲得答案,不覺得這是一件很令人興奮的事情嗎?😊 還記得剛進碩士班時,我的老師問了我是否有想過要念博士班的規劃。『我沒有想過,也不打算唸。因為我覺得花好幾年取得一個博士學位有點浪費青春歲月。』現在回想起只覺得那是一個不成熟的回答。因為,當你找到一件喜歡的事情時,根本不會在意花費時間的長短。 如果你有追蹤我的instagram,你一定知道我曾經分享過,有個老師對我說:『只要你對科學有興趣,覺得有趣、好玩,就繼續玩下去吧!』我很認同、也很喜歡這一句話,科學最初確實是因為『好奇』才開始的,沒有任何對錯、高低,只要喜歡,為什麼不繼續下去呢?我想這篇文章所要給予的take home message是—『如果你覺得你找到一件事,它對於你而言是「有趣」的,而你在做的同時是在「享受」它,那麼請永遠不要放棄,一直做下去吧!』 “Do what you love; you’ll be better at it. It sounds pretty simple, but you’d be surprised how many people don’t get this one right away” LL Cool J 今天在文章中提到了那場促使我想要取得博士學位的神經科學會議,下一篇文章我將與你分享這場會議帶給我的心得,我們下次見 💋XO//Claire

Read More

Ph.D. INTERVIEW |SEASON 2:SAN ANTONIO åšå£«ç­é¢è©¦ï½œç¬¬äºŒå­£ï¼šè–安東尼奧

我想,這種經驗在人生中大概少之又少… 相較於達拉斯的正式,我更為期待在聖安東尼奧這場隨興的面試,原因要從來美國之前說起… Episode 1: 面試中的不安 1月11號早晨,那天是星期六,打算假日好好補眠的我被信箱『噹~』的通知聲驚醒。12月送出申請資料後,就是漫長的等待,而12月至1月是收到面試邀請的尖峰期,因此那陣子的睡眠很糟糕,你永遠不會知道這個訊息是通知面試或者是謝謝再聯絡。原來這封信件是來自 San Antonio的面試邀請,不同於其他間的面試時間都是在通知後一個月,聖安東尼奧的面試舉辦在1月14日!雖然興奮,但同時也擔心時間的短暫讓我準備不夠充足。更讓我緊張的是,聖安東尼奧雖然是第三家給予我面試邀請,但卻是我第一家要面試的學校,三天後! 今天的面試的日子,面試時間是晚上10:00~10:30。下班後,我留在實驗室等待,看著時鐘上的秒針不停的轉動,分針漸漸地走向12第四次,時針終於落在了數字10的位置。晚上10:05,我焦急地看著我的SKYPE還是毫無動靜,『咦?是前面的面試生delay了嗎?』『該不會學校忘記了我今天要面試吧?』又過了五分鐘,還是沒有動靜,我決定寄信詢問。『 是的,你的面試是今天早上。不過教授們正在跟其他候選人面談,我預計他們將會在北美中部時間上午八點半與你聯繫。』。10:28,緊張到想去廁所的我,腦中不停思考,到底要速戰速決,還是等到面試完呢?10:29,我決定衝去廁所。10:31,SKYPE 響起。 其實面試過程中我感覺我的表現不是很好,聲音中充滿著不確定的語氣,面試當下有一秒鐘感到心灰意冷。但轉念一下,沒關係,是第一次,把它當作練習,後面要表現的更好。11:00整,教授們說我的問題很多,今天如果來不及回答,可以事後寄信詢問,他們很樂意回答。看了看時鐘,11:10,L 教授問:『你還有任何問題嗎?不要侷限在研究上,你可以問天氣、生活的等,任何跟有關的事都可以。』我告知他們一月底時將在德州參加另一間學校的面試,是否有機會可以去參觀他們學校,想不到三位教授點頭如搗蒜。S 教授似乎很希望我可以去參觀校園,開始跟 L 教授討論起來我的參訪事宜。3分鐘過去,L 教授說:『我們會幫你安排,不用擔心。』最後,向三位教授道謝後,結束這場驚恐的面試。 Episode 2: 參訪中的隨性-DAY 1 三天後,收到了神經科學系主任的來信。他將幫我安排幾位希望能與我面談的老師,並詢問我除了B教授之外,有想深入聊聊的都可以安排進去。另外,機票、住宿及三餐他也都會提供,希望我帶著一顆輕鬆的心去進行校園參訪。隔天,收到了當天與我面試的女教授 S 教授的來信。信中附上了她的研究經歷、去年發表到Nature上的paper,正在發表的paper,並表示她知道我對 B 教授的研究很感興趣,但她希望我能更深入地與她談談關於未來的研究目標,她也希望我能加入她的研究團隊。當下,再次被肯定的感覺油然而生! 完成達拉斯面試後,緊接著跳上飛機,準備前往聖安東尼奧,參加一場非正式面試的校園參訪。短短一小時旅程,一顆心卻『碰!碰!碰!』的跳個不停。一想到這麼多老師要來單獨跟你互動、聊研究,萬一聽不懂怎麼辦?萬一回答錯誤怎麼辦?萬一想表達的英文說不出來又該怎麼辦?所有的徬徨、恐懼、不安全部都在胃底不停翻攪,直覺地想找個地方將自己躲起來。但,想到將要突破自我,這些感覺瞬間悄無聲息的消失。噢對了!我有位朋友 CW 正在這裡工作,事前她替我建立信心,也給了建議,我想,後來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都要感謝她! 飛機抵達後,看著聖安東尼奧的天空,是那樣的乾淨、湛藍,讓我更加期待接下來的行程。搭乘Uber先到飯店Check-In,沒想到司機居然載錯地點,後來又折返回來載我到正確的飯店。飯店人員看過我的護照後,隨即拿出一份學校準備的迎賓禮,收到當下,心中只有滿滿感動,心想:這家錄取我一定去,太有心了!事實是👉 我是個很好被禮物收買的人😁 13:40,飯店大廳等待著 M 教授的同時也在思考見面後的第一句話要說什麼。『嗨!M教授!』『你好,M教授,很高興見到你。』『M教授,辛苦了,謝謝你來接我』還在思考,突然 M教授出現在眼前,我嚇一跳地站了起來,連忙過去跟他握手。M教授開始滔滔不絕地說:『嗨Claire,總算見到你了。飛機搭了一個多小時一定很累吧…..』跟著教授的腳步走向他的車子,他突然轉頭:『你要把外套穿起來,這裡很冷的,或許你會有機會看到雪。』車上,我一路都很擔心氣氛會很僵、很尷尬,所幸 M 教授不停地打開話題,我也漸漸的能與他隨性的聊天。特別的是,一路上我們都沒聊到科學。 14:00,M 教授帶我到一間辦公室。我向L教授, 以及行政人員H握手打招呼後,拿出事先準備的小禮物-代表台灣的小吊飾。當然,這不是收買,只是想感謝他們特地為我安排這場參訪。教授們開始介紹Preogram的課程、特色,突然,M教授指著我的手環說:『順便說一下,你的手環看起來很棒!我注意它一陣子,現在不得不稱讚一下』原來美國人真的很會讚美,我算是領悟到了!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和 P教授的面談,P教授是位德國人,在介紹他的研究內容時,我聽得很享受。除了研究的題目太有趣之外,德國口音也十分迷人。坐在P教授的汽車內,聽他談著人生經歷,從博士、博士後一路到現在的教授,瞬間湧起一股想要做研究的熱情與衝勁。 在飯店等待著 M 期間,我的腦袋又開始運轉。晚上將要與M以及L 教授共進晚餐,我想,總不可能聊科學吧。我打開筆記本,列出可以聊天的話題…『我最喜歡的美國影集』、『NBA你們都支持哪一隊(應該是馬刺)』、『聖安東尼奧有什麼有趣的地方嗎』。實在擔心無法跟美國人閒聊,嘴裡反覆的念誦著這些主題,除了問題,還要想答案可以說些什麼。當然,這些最後都沒派上用場。 時間來到18:30,我依然提早在飯店大廳等候 M 教授。順帶一提,美國人真的很準時。低頭看著手機上的時間顯示時,在一抬頭,已然看見穿著厚重大衣的 M 教授快步過來。在 M教授身後是一位穿著皮衣、無袖連身洋裝的美國女孩 A,熱情的擁抱後,便開始數落起 M 教授的開車技術。 […]

Read More